义乌收购库存-义乌库存收购_收购库存-义乌库存 > 收购库存 > 收购库存文体用品 >

安踏老板首谈跨国并购,要让阿迪耐克也睡不好觉

编辑:义乌收购库存-义乌库存收购_收购库存-义   浏览:   添加时间:2019-03-10 16:37

  

财报显示,2018年安踏营收首次超过200亿元,达241亿元,同比增长44.4%。这个增速是安踏上市以来最好的成绩,过去10年里安踏的营收增速大多在20%左右。在挣钱能力方面,安踏去年经营溢利57亿元,同比增长42.9%。毛利率同比提升3.2个百分点至52.6%。

安踏老板首谈跨国并购,要让阿迪耐克也睡不好觉

对于业绩的大幅增长,安踏CFO赖世贤解释称,一是因为安踏主品牌增长稳定,二是包括FILA在内的其他品牌增速较快。据了解,2018年安踏品牌的增速为中双位数,FILA的增速在80%以上,迪桑特由于基数低增速达200%。

安踏主品牌的毛利率较为稳定,毛利率的提升主要由FILA和迪桑特所拉动。有利就有弊,这两个品牌最终也导致2018年安踏存货周转天数增加6天至81天。

2018年,安踏门店总数为1.2万家,占比最高的是安踏主品牌有10057家;其次是FILA,在大中华区及新加坡共有1652家;迪桑特、Sprandi、小笑牛分别为117家、104家和77家。对于门店接下来的扩张,安踏主席兼CEO丁世忠表示,门店数量不是安踏的追求,质量才是,一些友商的门店数和安踏差不多,但是效益还不到安踏的一半。

财报会上最受关注的是,去年12月以安踏为首的中国财团斥资360亿元收购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,这家公司旗下拥有包括始祖鸟在内的数十个高端运动品牌。安踏方面拒绝回答收购的具体细节,只是强调收购完成后会公布。

目前安踏收购Amer Sports正在有序推进中,已经获得包括墨西哥、澳洲、土耳其、中国、欧盟等要约收购主管机构的批准。安踏总裁郑捷称,接下来还有90%股东的批准,剩下的就是交易兑现等环节,预计收购交割完成要到3月底。

外界质疑安踏对Amer Sports的收购价格太高,有“蛇吞象”的嫌疑,但丁世忠并不这么看。他认为,Amer Sports旗下品牌的价值很难用钱去衡量,其品牌也不是短期内能靠钱去塑造的。

“我们买下Amer Sports主要看中中国市场的增长空间,该公司旗下品牌在各个领域都很专业,并且在中国的销售规模很小。”丁世忠如是说。

过去十年来,频繁收购模糊了安踏的边界,外界弄不清安踏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。丁世忠则称,安踏的战略很清晰就是“单聚焦、多品牌、全渠道”,目标是打造多品牌体育用品集团。

郑捷表示,不管收购多少个品牌,安踏主品牌的定位不会变,这是安踏集团的根。过往收购的最大作用是让安踏在多品牌的道路上走得更远,如果没有收购FILA,安踏很难做出收购Amer Sports的决定。

短期看,安踏并不指望Amer Sports能为其带来利润贡献。丁世忠表示,安踏内部判断,这笔交易短期内不会对利润带来大的变动。

对于接下来的收购计划,丁世忠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:“短期内聚焦现有的收购品牌,把它们做好。”

安踏老板首谈跨国并购,要让阿迪耐克也睡不好觉

与巨头的差距还很大

从现金流层面看,安踏对Amer Sports的收购超过了其能力范围。按照安踏持股57.95%的比例看,安踏至少要准备208亿元。但截至2018年12月31日,安踏集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92亿元。

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创始人张庆称:“这次收购的资本驾驭度,还有管理半径,都打破了安踏过去的边界。”

“蛇吞象”的结局往往是悲催的,最典型的是联想,大手笔收购的苦果是变卖资产。丁世忠回应称,安踏不是一家冒险的公司,而是一家保守的公司。其已经考虑到资金方面的问题,找来几个财团一起收。

为了解决资金缺口,安踏还打算从银行贷款。2018年11月,彭博社称,安踏与方源资本准备贷款42.15亿欧元。其中,亚洲机构提供22亿欧元的五年期贷款,欧洲机构提供17亿欧元七年期B类定期贷款,以及与B类定期贷款相关的3.15亿欧元循环授信额度。

可想而知,收购一旦完成,安踏将背上负债,其现金周转与短期利润也会受到影响。另外,品牌一举骤增,如何避开自家品牌的相互争夺,是安踏必须面临的挑战。对此,丁世忠并不担心。他称,目前看安踏的多品牌差异化很明显。

当然,若安踏能良好运营好Amer Sports,它有可能早日实现千亿营收的目标,安踏也将有与耐克、阿迪达斯两巨头叫板的底气。

安踏老板首谈跨国并购,要让阿迪耐克也睡不好觉

早在2012年安踏成为本土体育用品老大时,丁世忠就瞄准了耐克和阿迪达斯。他办公室的书柜上,《孙子兵法》与耐克创始人菲尔·奈特(Phil Knight)所著的《鞋狗》比肩而立。他还告诉媒体:“以前他们(耐克与阿迪)让我们睡不着觉,现在我们也要让他们睡不着。”

虽然从财务数据上看,安踏与两巨头的差距在缩小,但依然很大。

从市值层面看,2017年7月,安踏市值突破740亿港元,成为全球第四大体育用品公司;2018年1月,安踏市值冲破千亿至1005.37亿港元,反超安德玛,全球排名仅次于耐克与阿迪达斯。2月26日,受财报拉动影响,安踏股价涨0.11%,总市值1181亿港元(约150亿美元),而耐克的市值为1340亿美元,是安踏的8.9倍。

在营收层面,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计算发现,2015年耐克、阿迪达斯的营收分别为安踏的近18倍、11倍。2017年,这两个数据缩小为13.9倍、9.9倍。差距依然明显。

更难堪的是,在李宁时代,中国体育用户市场占据优势地位的是本土品牌。而在安踏时代,市场绝大部分份额在外国品牌手里。天风证券数据显示,2011年本土品牌占有49.1%的份额,远超国外品牌28.3%的份额,然而到了2018年,本土品牌只有28.6%的份额,国外品牌扶摇直上占据着54.3%的份额。

欧瑞国际数据显示,2017年耐克和阿迪达斯在国内体育用品市场分别占16.8%和19.8%的份额,位居第二和第一,安踏排名第三所占份额为8%,FILA占有2.6%的份额,排名第九。作为本土体育用品行业老大,安踏任重道远。

品牌价值上,根据“2017全球最具价值50大时尚品牌”,安踏是增速第二高的品牌,品牌价值增长67%至20亿美元,排位从2016年的第46名上升至第35名。2018年同份榜单上,安踏是第28名。

稳坐榜单第一宝座的是耐克。阿迪达斯则用一年时间,完成了从第五名到第四名的爬升。品牌竞争的差距更大,耐克、阿迪达斯两大主品牌实力强大,在设计与科技创新上都重金投入,安踏主品牌的用户认知仍停留在平价、实用上。

相关资讯